• 精選
  • 會員

“蛋疼”和分娩哪個更痛?

2019年10月11日來源:壹讀 作者: 提供人:renshen76......

來源 | SME科技故事(ID:SMELab)

作者 | SME

已授權,轉載請聯系原作者

“蛋疼”和分娩哪個更痛?

人的全身遍布著一種叫痛覺感受器的感覺神經末梢。我們恐懼疼痛,但同時我們也需要疼痛來警告危險來臨,我們還要給疼痛劃分等級。

例如曾經廣為流傳的一套疼痛等級標準表示,蚊子叮咬屬于1級疼痛,分娩痛屬于最高級的10級疼痛。這時男性同胞就不服氣地跳出來聲張:“不光女性分娩不容易,男性蛋疼的疼痛感也不輸給分娩痛!”于是一時間,人們對于蛋疼和分娩痛哪一個更疼爭論不休。

· 01 ·

男性的蛋蛋是一個極其敏感的痛覺感受器,神經密集分布,和許多胃部神經以及大腦嘔吐中樞的迷走神經相連。一旦蛋蛋受到外部襲擊,將激發神經極速傳達疼痛信號,造成翻云覆雨的疼痛。

而女性分娩是持續約十個小時疼痛、疲勞與惡心并存的痛苦,從產房傳出陣陣撕心裂肺的喊叫就是最佳的證明。

但從沒有人能同時體會兩種疼痛,從而分辨勝負。另外,兩者對比具有很大的爭議,有人認為分娩是帶著新生命誕生的喜悅進行的,而蛋疼則可能導致不能再產生新生命,兩種情況下疼痛者心境不同,也無法比較。

“蛋疼”和分娩哪個更痛?

感官層面上無法分出高下,這時就得搬出理論依據來證明了。凡事只要涉及評定,就免不了定性或者定量分析的手段。曾在上世紀40年代后期,美國就有科學家提出用“dol”單位*來衡量疼痛,1dol就是感受到最小痛覺的水平。為此,他們還發明了一種叫做測痛儀的疼痛測量工具。

他們用棱鏡把一盞1000瓦的燈泡聚焦在人體皮膚上,然后檢測人體體溫升高等生理變化,以此判斷人體的忍受極限。

想法雖然不錯,但這幾位科學家的實驗并不能被重復,在臨床上也根本沒辦法使用這不靠譜的測痛儀。于是他們的測量工具和疼痛單位也受到科學界的否定,而“dol”還被列為五大最怪異的科學度量單位。*注:這個單位來自拉丁詞語“dolor”,意為疼痛。

“蛋疼”和分娩哪個更痛?

幾年前,一位美國昆蟲學家賈斯汀·施密特“作死”地找來85種膜翅目昆蟲蟄咬自己,評出四個疼痛級別。他為此提出了一種“施密特疼痛指數”,專門衡量被昆蟲蟄傷的疼痛程度。施密特還獲得了2015年的搞笑諾貝爾獎。

而一套流傳最廣的疼痛分級法——數字分級法(NRS)與之類似,這套方法把疼痛劃分為10個等級,數字由小到大疼痛感逐級遞增。每種疼痛都能找到對應的數字等級,例如蛋疼就屬于7~10級的重度疼痛。分娩的情況比較特殊,生產前期的不適只達到2~3級疼痛,當宮縮得越來越嚴重時,疼痛等級也將達到7~10級。除此之外,三叉神經痛、晚期腫瘤壓迫神經導致的癌性疼痛也處在10級疼痛的行列中。

但即便是板上釘釘的理論數據,也還是沒法分辨出兩者孰勝孰敗。其實換個角度想,也不必在意蛋疼和分娩痛哪個更疼,因為同一個人幾乎不可能同時經歷蛋疼和分娩痛,而不同人的主觀痛感存在差異,所以兩者并沒有可比性。重要的是,兩種都屬于最高級別的疼痛。

“蛋疼”和分娩哪個更痛?

自愿被咬然后疼到哭的男人

· 02 ·

數字分級法主要是通過人們對疼痛的主觀體驗,或者醫護人員理解后的描述劃分級別,主觀性較強。而除此之外,是否有其他更科學的疼痛分級方法?

實際上,疼痛本身就是主觀性極強的個人感覺,在不同的人身上、同一個人的不同身體部位可能產生不一樣的疼痛體驗。情緒的變化也會造成疼痛感的體會不同。

當數字分級法作為主流疼痛分級方式時,其實也有其他分級法的存在。

有一種根據主訴疼痛的程度分級法(VRS),提倡根據疼痛對生活質量的影響程度,對疼痛程度進行具體分為五個級別。無痛顧名思義是沒有疼痛感;輕痛患者雖然有痛感,但不會影響睡眠;中度疼痛患者的疼痛已經影響了睡眠,但仍然可以自然入睡;重度疼痛患者被疼痛折磨得無法入睡,或者會從睡眠中驚醒;劇痛患者則達到了生不如死的境界。

而要是針對無法表達疼痛的嬰幼兒又該怎么判斷?有人提出了一種面部表情疼痛評分量表法,根據患者疼痛時的面部表情狀態,分別判斷出患者的疼痛級別是無痛、微痛、輕痛、劇痛、嚴重劇痛還是最痛。當疼痛者表情面部猙獰到無法控制時,醫生就知道,這確實是痛到極致了。

除此之外,還有WTO劃分的四級疼痛法、視覺模擬評分法等玲瑯滿目的疼痛分級方法。而人們為何如此熱衷于給疼痛感劃分等級呢?這在醫學治療上其實是具有實用意義的。

“蛋疼”和分娩哪個更痛?

根據面部表情判斷疼痛級別

· 03 ·

具有疼痛感可謂是一種非常實用的進化,當看過“先天性無痛癥”患者啃咬掉自己的手指而不自知,以及自殘至死的種種案例時,人們才珍惜這難能可貴的疼痛感覺。這是機體受傷的警告,令人不適的疼痛向大腦發出“危險到來”的信號,以便大腦指示肢體產生躲避或對抗的反應。

疼痛感就像一個具有警鈴性質的鬧鐘。但是鬧鐘的作用在于讓人覺醒,我們被鬧鐘吵醒后也會立即關閉鬧鐘,而不是任由其響個不停。疼痛感也一樣,當它把大腦“吵醒”后就完成了使命,沒有必要再繼續疼下去,這時就可以被“關掉”,也就是停止疼痛。

雖然疼痛作為“鬧鐘”對生命安全具有重要意義,但疼痛本身對人體是有害的。慢性疼痛是一類讓人生不如死的惡疾,超過三個月被持續或反復的疼痛折磨,即使是輕微的疼痛持續已久也會產生劇烈的痛感,心理上的消極情緒更加劇了疼痛,癌癥就是其中一種。而長期的局部疼痛還可能形成復雜的局部疼痛綜合癥或中樞性疼痛。

“蛋疼”和分娩哪個更痛?

人體除了會產生疼痛,其實也存在對應的抗痛系統。它會通過神經發出抑制疼痛的信號,還會讓體液分泌出緩解疼痛的內啡肽、強啡肽等物質。

但是顯然,有時僅靠機體的調節機制無法達到有效的緩解效果,于是止痛藥成了緊急關頭的救星。大多數時候疼痛不需要忍,該止痛時要止痛。但應該使用哪種止痛藥、多大劑量才能讓止痛效果恰到好處?這就根據疼痛程度而決定了。于是,疼痛分級就此提供了衡量疼痛程度的理論指標。

例如最常用的三階梯止痛法,就是分別對輕度、中度、重度疼痛患者采取三種不同的用藥方案。輕度患者服用非阿片類鎮痛藥物就能緩解疼痛,中度患者則需要加用弱阿片類藥物加強鎮痛效果,重度患者就要選用強阿片類藥物才能起作用。

而疼痛分級最重要的意義在于,讓人們根據疼痛程度針對性地選擇止痛藥。通過止痛藥的作用,能讓人體感受的疼痛達到2級疼痛以下。

“蛋疼”和分娩哪個更痛?

疼痛是一種消極的體驗,但它同時又具有積極的生物學意義。人們不能完全消除疼痛,但通過給痛疼分級,至少可以相應地使用止痛藥,千方百計地降低疼痛感至可以接受的范圍內。

這也許就是人們在生物進化與現代醫學之間找到的一個平衡點,也正是人類智慧的偉大體現。

參考資料:

王寧華. 疼痛定量評定的進展[J]. 中國組織工程研究, 2002(18).Hardy J D, Wolff H G, Goodell H. Studies on pain: aninvestigation of some quantitative aspects of the dol scale of painintensity[J]. The Journal of clinical investigation, 1948, 27(3): 380-386.MedSci. 關于疼痛分級你知道多少?梅斯醫學,2018.10.22.可以說在今天,分娩之痛已經到了不得不談的時候.一席YiXi, 2019.05.17.John Markman, Sri Kamesh Narasimhan. 慢性疼痛. 默沙東診斷手冊, 2014.04.

蛋疼 / 分娩 / 疼痛

如涉及版權,請著作權人與本網站聯系,刪除或支付費用事宜。

0000
吉祥棋牌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