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精選
  • 會員

李國慶談被老婆“逼宮”怒摔水杯:一輩子不會原諒俞渝

2019年10月11日來源:半島都市報 作者: 提供人:renshen76......

“不是刺,根本不是刺”,當當網聯合創始人李國慶拿起桌子上的玻璃杯用力摔在地上。

這一幕發生在日前李國慶做客《夢想家》訪談時現場,當時李國慶回憶了被俞渝“逼宮”的細節。去年1月15日,他被當當網的聯合創始人俞渝——他的妻子,趕出了他一手創立的當當網。

李國慶談被老婆“逼宮”怒摔水杯:一輩子不會原諒俞渝

李國慶在訪談時怒砸水杯

李國慶在訪談中稱,在接到逼宮信的前一晚,還和俞渝在家看《雍正王朝》的八王逼宮。當時俞渝的表現就十分不正常,“敢情明天我就會收到她指示的副總和精英委員會成員給我的‘逼宮信’”、“所以去年1月15日,不是我禪讓,我已經一讓再讓了...是被人踢出去的”,他說。

李國慶直言不能原諒俞渝:“因為她是我老婆,你可以有的是辦法(去解決問題)嘛”。當主持人提到“(這)感覺像根刺一樣”時,李國慶再也不能控制自己情緒,于是便發生了本文開頭的一幕。

李國慶回憶稱,晚上七點給俞渝發了微信。“俞渝,從此我不回家住了,我們分居吧”。隨后李國慶召集了手下的幾個副總,告訴他們,“明年1月1號后,你們向俞渝報告,當場四個副總就哭了。”

李國慶覺得憤怒,“我離開后,一年半的時間四個副總辭職了,為什么要辭職?俞渝逼他們站隊,只要他們說這個公司離不開李國慶,基本就會打入另冊。”

沉靜了數月后,李國慶再次因為“控訴老婆俞渝”上了熱搜。10月10日,李國慶接受騰訊新聞《進擊的夢想家》采訪視頻上線。#李國慶訪談中怒摔水杯#、#李國慶與俞渝已分居#等話題沖上微博熱搜榜。

李國慶和俞渝之間的分歧、不和,早就不是什么新鮮事。指名道姓地在公開場合數次吵架,卻還能繼續維持著這段婚姻,卻是一件讓人十分費解的事。“他倆為什么還不離婚”“還沒離婚也是奇葩”,但凡李國慶出來控訴俞渝一次,便就會收到一波這樣的驚嘆和疑問。

“如果你是孫中山,我就是宋慶齡”

李國慶和俞渝,曾經也愛過。

陪他一起創業的前女友甩下一句“在垃圾上跳舞”后,與李國慶正式分道揚鑣。

1996年,李國慶心里憋著一股氣:我就要在垃圾上開出燦爛的花朵!帶著“擔任跨國公司中國首席代表,坐著高級車在國貿頂層辦公”的夢想,他遠赴美國尋找機會。

4月,時任北京科文實業集團董事長的李國慶帶隊到美國哥倫比亞州考察,在飯局上邂逅了比他小一歲的俞渝,兩人交談甚歡,可以說是一見鐘情。

回憶第一次見面的感覺,俞渝說:“不知道為什么,我想起了電影《廬山戀》里的郭凱敏,他是那種聰明、有主見的小伙子。我給他講如何融資,他認真地用筆記下來,我一看就樂了。”那張筆記紙,李國慶保存至今:“當時俞渝談吐中顯示出的才學與見識,震撼了我,只覺得她真是一個才女。

通過兩人創業成功后接受采訪描述中拼湊得出的信息來看,這里“一見鐘情”還隱藏了“一拍即合”的意思。

1996年,俞渝覺得自己個人的危機,就是過了30歲還未成家,也沒有一個伴侶。

俞渝回憶,“李國慶就老是來找我,然后我們就開始約會了。后來他先提出來結婚,我覺得挺自然的,和他呆在一起挺踏實的、挺舒服的、挺好的。我那時候也很想結婚,我想要個家了。我甚至覺得結婚的對象是誰并不重要,結婚的時間很重要。誰在你很想結婚的時間出現,基本上就是他了。”

比俞渝大一歲的李國慶就這么出現了。而此時的李國慶,在經歷了6段感情后,正“預謀娶個海歸”。

2014年,李國慶在接受媒體采訪時公開傳達了“預謀娶個海歸”的想法:“我是預謀要娶個海歸的,1987年大學畢業后,我們家6個孩子我最小,所以我父母年齡都很大了,很大,然后我母親身體又不好,我就放棄了出國留學,所以我有一段就覺得是空虛,老覺得沒有海外生活經驗,現在海歸我就特別向往,但自己又做不到。”

等待回國海歸不成,李國慶前往美國:“東看看西看看,波士頓、紐約那么談,這時候碰上了俞渝了。”

李國慶談被老婆“逼宮”怒摔水杯:一輩子不會原諒俞渝

一切水到渠成,兩人不到3個月就閃電結婚了,結婚3個月后懷孕。

相識之初,俞渝曾對李國慶說:“國慶,你是我命里要輔佐的那個人,如果你是孫中山,我就是宋慶齡。

在后來的采訪中,俞渝也提到了這一點:“李國慶成為我丈夫,和我在一起做事,他身上有很多吸引我,他有很多讓我崇拜地方。”

“能堅持到現在,我也算個奇葩”

兒子出生后,俞渝在紐約邊工作邊帶兒子,實在熬不住,才回到闊別十幾年的北京,跟李國慶一起創業。

某次,俞渝去西單圖書大廈買書,結果找書找得暈頭轉向,她想到了自己在美國上“亞馬遜網上書店”購書的體驗,覺得如果在中國也辦一家網上書店,一定能夠給讀者帶來便利。

創業夫妻檔,與其他普通夫婦的主要區別,便是多了一重身份——夫妻之外還是工作上的合伙人,合伙人身份中也會摻雜著夫妻的感情。

不提普通夫妻間的矛盾和沖突,俞渝和李國慶身上的兩重身份,代表著兩重關系,也意味著更多的分歧、矛盾和沖突。

楊瀾曾在節目夸贊了俞渝和李國慶共同下海創業的美談,但俞渝略微思索了下,講了一個建議:“很多時候有人讓我給創業者建議,嗯,我的建議就是不要夫妻倆人一起創業。”

創業后,夫妻倆人的經常有爭執,但各自秉持一個原則——不在家里吵。“冷暴力和熱暴力一樣可惡,爭執最嚴的一次,曾經離開北京,在紐約待了一個多月,就是很生氣,不想見到李國慶。”時隔多年,俞渝說完后,還重復了下“很生氣”。

離家一個多月后,紐約的一個朋友去看俞渝,問她,“你離開家多長時間了?你在干什么,你必須馬上回家,你要面對你的責任,你要面對現實,你不能任性。有些事你可以任性,這件事情上你不能任性。”

“那時我孩子還挺小的,就決定回來了” 俞渝停頓了一會,又加了句“溜溜地回來了。”對于沒有解決問題,只是為了孩子的回歸,這是一種妥協而已。

逐年累積中,2013年,分歧與不和浮出了水面。

“李國慶想創業,我當時就是‘陪太子讀書’,我是一個執行力超強的人,我也是思維很縝密的人。做企業和過日子是不一樣的,做企業的時候,任何兩個有思想的人就會有不同的想法,就會有很多的沖突,但是你帶著這些沖突回到家,我是接著沖突還是不沖突?我要不繼續沖突,我會覺得我自己很虛偽,我要繼續沖突,日子就沒法過了。”

2013年5月18日,在當年的“中國商界木蘭年會”上,俞渝在對話中稱,千萬不要和自己的配偶創業,并笑稱自己能和李國慶的婚姻堅持到現在,“自己也算個奇葩”。

婚姻與創業并行,這道難上加難的題目,兩個高材生也沒給出完美的答案。甚至走到如今,李國慶也未將夫妻和創業伙伴這兩重關系剝離開。

“摔杯”的訪談中,李國慶也明確表示,對寫了“逼宮信”的副總和高管并沒有什么怨恨,但對俞渝卻難以原諒:“明明有那么多方式,為什么要選擇陰謀詭計?”

與李國慶不同的是,面對外界對二人關系好奇和追問,俞渝的回答也并不出格。

李國慶在微博上口無遮攔高調發表各種意見,還“大戰大摩女”,但這樣的表現,對外的立場上,俞渝一直站在自己丈夫的一邊,她對自己丈夫的評價是:“李國慶就是一個性情中人,比較二的一個人。

二人的分歧和沖突,也被描述為專業上無對錯的分歧:“創業這十幾年,我跟李國慶在公司發展上會有很多沖突和分歧,但發展是硬道理,該妥協的時候,會彼此妥協。當然,我們的‘吵架’就像是記者和編輯吵架,編輯和總編吵架,都是正常的工作分歧。”

斬釘截鐵,“不會回去了"

企業,企業的控制權,家庭,妻子,兒子……這些因素雜糅在一起的時候,就變成了一個無比復雜的狀態。

“我有我柔弱的一面,如果不是夫妻,企業里正常的合伙人分歧,我可以以理服人,也可以以情動人。但到夫妻這兒,我束手無策。也可能這個妻子太特殊,是特殊材料制成的,但是翻篇吧,喬布斯不也被趕出去過嗎。”李國慶情緒激動。

在談及馬云和劉強東的時候,李國慶表示由衷的敬佩。他說:“當當的副總們之所以站隊俞渝,是因為他們想賣掉當當套現,而他擋了財路。他佩服馬云和劉強東,能夠將各自的價值觀傳遞給管理層,甚至中層,跟著開疆拓土。”

談到未來,李國慶斬釘截鐵,“不會回去了。”

他要尋找一塊新的根據地,李國慶進入了知識付費行業,“我的第三次創業,我完全有能力,短則三年,慢則五年,做的利潤和市值超過當當,這是我的一個小目標。”李國慶說。

這的確是一個全新的內容團隊,它是為一個叫做“早晚讀書”的項目而組建。按照李國慶的說法,早晚讀書要做一個遠離“粗制濫造”的精品聽書平臺,讓用戶有機會在45分鐘的時間內,聽大咖講完一本臻選的好書。

李國慶不缺錢,也正因此,他拒絕了來自IDG資本、高榕資本、北極光創投等多家VC的熱情接洽,自掏腰包2500萬元,作為早晚讀書的天使輪融資。

過去這一年多,李國慶一直在尋找,他力圖找到一個當當網之外,能夠另立門戶的方向。再后來,他發現他所需要面對的,已經是首先需要一個項目,然后才是什么項目的緊迫問題。

他必須離開。早晚讀書更像是一個雜糅了路徑依賴、個人尊嚴、精神寄托等多重元素的商業試驗場。

半島都市報綜合整理 素材來源: 人民網 新華網 鳳凰網

編輯:李敏

當當網 / 李國慶 / 俞渝

如涉及版權,請著作權人與本網站聯系,刪除或支付費用事宜。

0000
吉祥棋牌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