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人類社會 > 人類區分 > 人類地理社區 > 歐亞大陸 > 亞洲 > 東亞 > 中華人民共和國 > 歷史 > 中華民國 > 清朝 > 明朝 > 元朝 > 宋朝 > 十國 > 五代 > 唐朝
  • 精選
  • 會員

詳論李唐王朝由強盛轉向衰落的根本原因(下)

2019年10月13日來源:文城觀點 作者: 提供人:renshen76......

——談古論今話管理之八十一

在中國古代,一個王朝由盛轉衰并不是一種因素造成的,而是多種因素互動作用的結果,而且,當一個王朝發展到盛世頂峰時,常常已經隱藏著嚴重的危機,但最高層統治者并沒有能清醒地意識到,因而,統治者過度自信、沉溺于享樂,并出現懶政怠政現象,這導致危機加劇甚至爆發,使王朝迅速走向衰敗。比如,在唐玄宗統治的中晚期,便是一個典型的例子,開元末期,唐王朝的危機已經很嚴重了,土地兼并的趨勢加劇,土地私有化趨勢增強,均田制受到沖擊,唐王朝失去了穩定的經濟基礎;府兵制由于戰事的頻繁和兵源的缺乏,很難繼續維持下去,唐王朝的中央軍力量開始走弱;藩鎮節度使權力的增強,促使政治軍事離心力產生,中央政府的力量和權威受到巨大挑戰,而在這種局勢下,被盛世沖昏頭腦的李隆基等,根本就沒有能清醒的認識到問題的嚴重性,仍然極為自信地沉溺于享樂之中,寵愛著他的愛妃,重用佞臣,怠政誤國。開元末、天寶初唐王朝最高統治者的這一系列的慵懶腐朽的行為直接導引了危機的爆發,導致了唐王朝開始走向衰敗。

第一,開元后期,唐玄宗沉溺于奢靡享樂之中,好色怠政,讓佞臣攬權擅政,導致了危機的爆發。

武則天去世之后,唐王朝的朝局變化實在太快了,最高統治者像走馬燈一樣,頻繁轉換,唐中宗李顯被韋皇后和安樂公主毒殺,而唐高宗與武則天的孫子、唐睿宗李旦的第三子李隆基聯合他的姑姑太平公主發動了政變,鏟除了韋皇后和安樂公主,清除了她們的勢力,由李旦繼承皇位,李隆基被封為皇太子。不過,同樣在鏟除韋氏勢力時立有大功的太平公主對李隆基頗有不滿,侄兒與姑姑矛盾逐漸激化,在關鍵時期,李隆基先下手為強,把他的姑姑太平公主的勢力給鏟除了,李唐王朝進入穩定的階段。

詳論李唐王朝由強盛轉向衰落的根本原因(下)

武則天劇照

不久,在李隆基27歲的時候,唐睿宗李旦下詔退位,讓李隆基繼承帝位,李隆基成了唐玄宗。李隆基登基之后,在政治管理上積極出擊,強化皇權專制,重用賢臣廉吏,推進改革,勵精圖治,使得大唐王朝出現了繼“貞觀之治”之后的又一盛世——“開元盛世”,把唐王朝的強盛局勢推向高峰,李隆基也成了盛世明君,倍受贊譽。

可是,盛世王朝的興隆景象和朝局的相對穩定,讓李隆基逐漸變得過度自信和自滿,他不再勤于政事,失去了勵精圖治精神,逐漸沉溺于萎靡享樂之中,開始追求奢靡享樂的生活境界了。

進入開元晚期,李隆基至少犯了三個嚴重的錯誤:

其一,聽信讒言,廢殺太子等,違背倫常,妠他的兒媳為妃,沉溺于享樂,怠政誤國。

公元737年,李隆基聽信了他所寵愛的武惠妃的讒言,將太子李瑛、鄂王李瑤、光王李琚三個兒子皆廢為庶人,并殘酷地將他們殺害,遂改立第三子忠王李玙為太子。而在同一年,武惠妃病死之后,李隆基失去所寵的妃子,寢食不安,在后宮嬪妃中,沒有能讓他滿意的,不久,他發現他和武惠妃的兒子壽王李瑁有一妃子叫楊玉環的,美貌絕倫,能歌善舞,于是,李隆基不顧倫常,將楊玉環納入宮里,楊玉環也極力表現他的美艷和歌舞才能,以博取唐玄宗歡心。李隆基對楊玉環十分寵愛,整日沉溺于歌舞享樂之中,漸漸地懶于打理朝政,這是帝王好色怠政的誤國行為。

詳論李唐王朝由強盛轉向衰落的根本原因(下)

大唐“圣人”

其二,沉溺于享樂,寵信佞臣,助長了奸臣攬權擅政,加劇了朝廷的腐敗,使唐王朝中央政府的管理機制出現了危機,加劇了中央與藩鎮的矛盾。

詳論李唐王朝由強盛轉向衰落的根本原因(下)

李隆基與楊貴妃劇照

李隆基逐漸懶政之后,把忠直勤政的張九齡等賢臣罷官,重用李林甫等佞臣,讓權臣左右朝綱,讓李林甫打擊異己,培植親信,賣官斂財;特別是接受李林甫的建議,支持藩鎮節度使中的胡人將領做大,埋下了極大的危機。李林甫利用增強邊境胡人將領的權力來抑制其他漢將,避免他的相權受到威脅,而邊境胡人乘機攬權做大,增強自己的實力,朝中權臣與邊境悍將狼狽為奸,唐玄宗的朝廷焉有不敗之理?后來,楊貴妃的族兄楊國忠充分利用楊貴妃受寵的機遇,乘機上位,取代了李林甫成為宰相,而楊國忠在治國理政方面,其能力比李林甫要差很多,但他在排擠異己,受賄斂財方面卻有過之而無不及。兩人誤國的方式不同,但腐敗的實質是一樣的,李林甫為了保相位,與藩鎮胡將互相利用互相扶持,狼狽為奸,而楊國忠為了自己的利益卻極力詆毀和陷害安祿山等邊境悍將,從而激發了中央政府與邊境悍將的矛盾,直接引發了“安史之亂”。

其三,怠政之時,卻仍對外發動戰爭,這一方面增加了財政負擔,給府兵們以巨大的壓力,軍隊無法承受;另一方面,卻又讓邊境胡人悍將有機會招募兵將,壯大自己的軍事力量,使危機加劇。

李隆基發動對外戰爭,使中央軍力逐漸變弱,而邊境胡將的兵力卻與日俱增,此弱彼長,導致了中央政府對藩鎮胡人節度使失去了控制力,加劇了危機,最后導致了危機的爆發。這一失誤的代價太大了,導致了安祿山、史思明等叛亂,叛軍于公元756年沖破了由唐將哥舒翰率二十萬大軍鎮守的潼關,并于同年六月,攻陷唐都長安,而李隆基逃到馬嵬坡時,被嘩變的軍士的逼迫下不得不殺了楊國忠,賜死楊玉環,而且,李隆基的皇帝位也被他的兒子李亨搶走了,他只好當太上皇,晚年孤寂憂郁,病死于半軟禁的狀態中。

第二,武則天之后,唐王朝后宮干政亂政的現象危害很大,破壞了朝廷政局的穩定性,干擾了正常的治政秩序,助長了外戚擅政和宦官專權,加速了唐王朝的衰敗。

在中國古代,宮斗一直是政壇的一個非常嚴重的問題,隋唐時,宮斗現象集中而嚴重,隋朝皇室就有太子與皇子的激烈爭斗,而唐初“玄武門之變”更是把宮斗推向了高峰,李世民針對李淵而拿李建成、李元吉開刀的宮廷政變獲勝了,這豎起了一個影響深遠的消極的“榜樣”,等于是打開了潘多拉宮斗的盒子,使后來大唐王朝皇室一直處于對宮斗的加倍敏感和警惕之中,皇室內斗很容易被激發。

此外,武則天的成功攬政和后期登上皇位,更是使本來政治敏感性極強的唐朝后宮女人們蠢蠢欲動,唐王朝的皇太后、皇后、貴妃們,甚至公主們,都不滿足于在后宮專權,而竭力尋找機會,想干預朝政。她們把掌控權力的手伸到了朝廷上,肆無忌憚地攬權,這其實就意味著任何派系、力量皆可以奪取皇權,因為連最不允許掌權的后宮女人們都能掌權,朝中其他人,包括朝中文武權臣、外戚、宦官、諸侯、將軍們等,都有資格搶奪朝中權力,這既加劇了朝中各派力量的矛盾,也使朝局更加混亂,而且也后宮的女人們常常利用他們離最高掌權者最近的優勢,竭力爭奪朝中權力,使宮干政現象越來越嚴重。

比如,在武則天去世后,朝廷的各派力量都盯著皇帝寶座,其中,后宮的女人們權力欲更強,唐中宗的韋皇后野心最大,她想效仿武后,瘋狂行動,竭力想把持朝政,可惜的是,韋后只有類似于武后一樣的野心和權力欲,卻一點也沒有具備武后的政治才能,后來,在李隆基發動政變時被殺于宮中,并被追貶為庶人。此外,武則天的小女兒太平公主因參與了李隆基等誅殺韋后的行動,在清除韋氏黨羽時起了重要作用,并親手將李重茂拉下皇位。太平公主與李隆基一起,共同擁立相王李旦復位,讓李旦成為唐睿宗,所以,太平公主因功勞很大而晉封萬戶,達到了唐朝公主所能擁有的權勢的頂峰,李旦剛復位時,不少朝政大事要決策,都與太平公主商議。而當李隆基被立為皇太子之后,太平公主心里就大不平衡了,她不能允許李隆基奪去她的權力,于是,她便籌謀著廢掉李隆基的太子之位,改立其他懦弱的皇子為太子,不僅如此,太平公主還耍了一些政治手段,試圖控制唐睿宗。后來,李旦禪位給李隆基,自己當上太上皇,而太平公主仍然倚仗著太上皇的勢力,專擅朝政,任用親信,排除異己,想方設法制約李隆基,在明面上的較量落敗給李隆基之后,太平公主便籌劃著謀反,最后,因謀反敗露,被李隆基下詔賜死于家中。太平公主雖不是皇后,但作為公主,也是想學她母親當女皇,最后,落了個悲慘的結局。

詳論李唐王朝由強盛轉向衰落的根本原因(下)

太平公主劇照

又如,唐玄宗的寵愛的武惠妃,為了讓自己的兒子李瑁做太子,聯合權相李林甫鏟除了太子李瑛,可是,玄宗并沒有立李瑁為太子,而是把第三子李亨扶上太子之位。

此外,還有一個后宮干政的重要例子就是張皇后干政。張皇后原是太子李亨的表妹,原名張良娣,后來,成了李亨的愛妾。張良娣也是唐朝的一位不簡單的女人。在“安史之亂”發生時,張良娣正身懷六甲,但他堅持陪著李亨一路顛簸,在“馬嵬兵變”之后,她與宦官李靜忠(后被賜名李輔國)極力勸說李亨北上靈武,在顛簸的路上,張良娣產下第二位王子,而且,在險境中她拼死拼活地保護和服侍李亨,表現得非常賢惠。

后來,李亨在靈武即位后,封張良娣為淑妃,再后來,又冊立她為皇后。可是,張良娣當了皇后之后就大為改變了。或許,唐朝后宮女人都有強烈的干政欲望,張皇后也是,她在李亨的縱容下,肆意干預朝政大事,并與李輔國互相勾結,把持朝政;她的行為助長宦官勢力做強,陷害皇子,坑害忠臣。比如,唐肅宗的第三子建寧王李倓聰明過人,盡心輔佐太子李豫,深得皇帝的喜愛,而李倓為人直率,曾多次向肅宗進言李輔國、張皇后互動勾結干預朝政的事,張皇后知道后,便聯手李輔國誣告建寧王為爭權位想謀害他的哥哥李豫,極力請求肅宗賜死李倓,肅宗震怒之下,果真糊涂地賜死了李倓。

肅宗病重時,張皇后又加緊密謀,想除掉太子李豫,改立李系,她秘密與越王在宮中組織二百武士,計劃發動政變,后因被李輔國的同黨發現,李輔國保護了太子,逮捕了越王李系,張皇后也被囚禁了,代宗李豫登基后,張皇后被廢為庶人,在幽禁中死去。

唐王朝出現的后宮干政對于朝局的影響,其消極性是主要的,后宮的后、妃或公主,膽大心狠手辣,她們或勾結外戚,制約皇權;或者覬覦皇權,拉幫結派;或者假傳圣旨,攪亂朝局;或者試圖改變立嗣,圖謀專權,她們都以皇室顯赫的高貴身份干預朝政,有時連皇帝也難以阻止,危害是很嚴重的。

唐王朝的政壇上的女人們的權力欲似乎膨脹得特別厲害,當然,她們對朝政所發揮的作用是不一樣的,有的作用積極的。比如,從政壇運作的大方向看,武則天掌權時,其政治還是比較清明的,社會相對比較穩定,民眾生活水平也有所提高,武則天的政治功績還是應該肯定的。但是,武則天之后,后宮干政的影響基本上屬于是消極的,對于唐王朝的危害是很大的。

首先,后宮干政干擾破壞了皇權專制的集權制度,破壞了正常的治政秩序,使中央政體陷入混亂之中,有時造成后宮外廷雙重管理,朝政混亂。

其次,后宮的皇太后、皇后、貴妃和公主們,她們或是皇帝的配偶,或是皇帝的女兒,按唐朝法規,都不具有掌控朝中政權的權力,它們的擅權行為是不合律法的,后宮干政是違法的,沖擊了唐王朝律法秩序,這對于朝中其他政治力量爭奪權力樹立了很壞的“榜樣”,讓各種力量對搶奪朝中大權蠢蠢欲動。

再次,后宮后、妃和公主們主要生活圈都在后宮,她們離皇帝很近,也離宦官很近,同時,與外戚的聯系緊密,這很容易產生后宮與宦官或外戚勢力的勾結,敗壞了朝廷政局,導致朝廷治政機制的混亂。晚唐宦官力量的快速崛起,并長時間把持朝政,這與唐朝的后宮干政傳統的消極影響是有密切關系的。

退一步說,后宮的后、妃們即便沒有直接干政,但由于她們為了長期獲得皇帝的寵愛,大多極力想利用自己的美色或使用各種手段來取悅皇帝,影響了皇帝的正常治政秩序,往往使皇帝沉溺于美色和享樂之中,出現怠政現象,或者,后宮的后、妃們利用她們受寵的有利條件,舉薦了她們家中的父、兄等入朝當官,其中有的成了權臣,如楊玉環就助楊國忠當上宰相,而這些在朝中上位的外戚,有的根本就不是在打理朝政,而是竭力在擅政斂財,這對于李唐王朝的破壞力極大。所以,唐朝后宮女人們干政的欲望特別強,并肆無忌憚地干政,這也是使唐朝走向衰敗的原因之一。

第三,唐朝中晚期,宦官專權現象十分嚴重,宦官能掌兵權,能受封爵位,有時還能行廢立之事,甚至有的還殺了皇帝,宦官亂政是導致唐王朝走向衰敗的重要原因。

“安史之亂”后,出現了宦官專權局面,宦官的權力達到了歷史上的最高峰,宦官勢力膨漲到了可以控制朝廷程度,他們不僅威脅皇帝,而且有時還妄行廢立之事,甚至殺害皇帝,這是唐朝走向衰敗的重要原因之一。

首先,中晚唐時期,唐王朝宦官專權的現象變得越來越嚴重,宦官成了朝中的重要政治勢力。

唐朝初期,宦官的地位并不高,唐太宗鑒于前代宦官的危害,對宦官嚴加抑制,規定宦官的官階不得超過四品,可是,從韋后之亂開始,宦官便參與了官廷政治斗爭。唐玄宗登基之后,宦官人數逐步增加,至開元、天寶年間,內廷宦官人數竟達到了三千多人,其中,官至五品以上竟占了三成。宦官地位得到了提高,比如,唐玄宗身邊的得力太監高力士,竟能幫唐玄宗批復章奏,參與任免將軍、宰相。據說,連太子都要稱高力士為“二兄”,而皇子、公主稱他為“阿翁”,駙馬稱他為“爺”。

唐肅宗繼位后,宦官的權力陡然升高,宦官勢力成了朝中的一派重要的政治力量。“安史之亂”期間,太監李靜忠曾極力勸說李亨在靈武即位,所以,他有輔佐繼位之大功,李亨登基之后,李靜忠被賜名“護國”,后改名為“李輔國”。李輔國從此成了肅宗身邊紅人,長期參與軍政決策。在肅宗的縱容下,李輔國權力不斷膨脹,他干了一些前代太監都想都不敢想的事。比如,他設立“察事廳子”,搞秘密偵察;再如,他幫肅宗限制太上皇唐玄宗,阻擾太上皇與外界接觸,是軟禁太上皇的實質執行者;又如,他獨掌奏事權,將忠臣名將與肅宗隔離開來,王公大臣們想見皇帝,要經他批準;還有,他誣陷宰相蕭華等,在朝中排除異己,大臣得罪了他,都沒有好下場;更有甚者,他還勾結張皇后,逼肅宗下詔賜死建寧王李豫,后來,又翻臉逮捕了越王李系,囚禁了張皇后;最后,在唐肅宗病死后,他輔佐唐代宗李豫登基為帝,代宗登基后,他獨攬朝權,架空代宗。比如,他公然對代宗說:“大家(皇帝的俗稱)但內里坐,外事聽老奴處置。”作為太監,敢于如此公然僭越,歷代少見。

詳論李唐王朝由強盛轉向衰落的根本原因(下)

李輔國劇照

還好,唐代宗頗有韜略,他假意奉承李輔國,尊稱他為“尚父”,并封其為司空兼中書令,但是,背地里他卻秘密聯絡宦官程元振,分化李輔國的權力;并下旨讓藥子昂代元帥府行軍司馬,掌握禁軍,奪取兵權。最后,他罷了輔國的官職,進封他為博陸郡王,但不久之后,他派人刺殺了李輔國,并將李輔國的頭砍下,扔到溷廁里。

可是,代宗并沒有能真正抑制宦官勢力的發展,當時,他面臨著內憂外患的局面,李輔國雖被殺了,而程元振、魚朝恩卻相繼當權,他們暗中使用刑賞,威逼朝臣,肆意阻塞皇帝視聽,威逼宰相,架空代宗皇帝。后來,魚朝恩因為在代宗出逃時救駕有功,受到代宗寵信,曾任三宮檢責使、左監門衛將軍,主管內侍省,統率神策軍。太監掌神策軍,這是非常可怕的。后來,雖然代宗摧毀了程元振謀劃的政變,把程元振流放;并與宰相元載聯手,利用宴會之機捕殺了魚朝恩,奪回禁軍指揮權,但宦官對朝局的沖擊,一直很難徹底消除。

到了德宗時代,宦官專權的狀況更嚴重了。德宗即位后,頗有大志,想干一番事業,但是他遇到了一個很不穩定的局面,當時出現了“四鎮之亂”,朝中文武沒有能及時勤王,大多數藩鎮大員們不賣力護駕,只有宦官竇文場、霍仙鳴等率領著宦官們和親王們保衛德宗奔逃,后來,李晟、李懷光等趕來勤王,德宗才躲過大難。

德宗經此大難,他發現文臣缺乏忠心,悍將支持叛亂,藩鎮大有異心,只有宦官在關鍵時刻能守護著他,于是,“四鎮之亂”后,德宗認為宦官才是最可信的,所以,他改變了繼位之初所堅持的“疏斥宦官,親任朝士”的態度,只信任太監,他罷免手握重兵的武將,把禁軍的指揮權交到了宦官手中,并設立了管理禁軍的左右神策軍中尉,專以宦官充任。從此,宦官典兵成為一項正式的制度。德宗認為,宦官只是家奴,離開皇權便一無所有,即便是對皇權有侵犯,也不可能擁兵自立,不會危及皇權根基。

其實,德宗是大錯特錯,當兵權被宦官牢牢掌控之后,宦官便有了權力上的獨立性,借助兵權,宦官可以左右政局,甚至可以廢立皇帝。德宗將兵權交給宦官,實際上是開啟了宦官毀了朝廷的可怕之路。

其次,在“元和中興”的削藩進程中,憲宗不但沒有能抑制宦官干政,反而讓宦官執掌更大的兵權。

德宗之后繼位的是順宗,順宗之后是憲宗,憲宗勵精圖治,重用杜黃裳、裴度、李絳等賢良為相,改革弊政,著力于中興,平定了四川節使度劉辟、鎮海節度使李琦的叛亂,招降了河北三鎮,消滅了淮西節度使吳元濟、淄青節度使李師道,并且使藩鎮相繼降服,歸順朝廷,取得元和削藩的巨大成功,這在一定程度上恢復了中央政府的權力,被譽為“元和中興”。

憲宗在削藩上的成就很大,但是,在在削藩戰爭中,憲宗李純當時依然像德宗一樣,不信任武將,他重用宦官為帥,讓宦官執掌兵權,借此以打擊藩鎮勢力。比如,他任命心腹宦官吐突承璀為左右神策將軍,并讓他兼河中、河陽、浙西、宣歙等道行營兵馬使,還兼任招討處置使等。宦官作為軍事統帥帶兵出征,這大大增強了宦官的的勢力。對此,有大臣勸說李純要防止宦官權力過大,李純則說:“吐突承璀僅是一家奴,給予再大權力,朕要處置他,猶如拔一毛而已。”李純取得削藩成功之后,自恃功高,漸漸變得驕侈,變得喜好奢華享樂,而且,他任用奸臣皇甫镈而罷免了賢相裴度,宦官和佞臣掌控了朝局,非常可惜,削藩取得一定成功,但卻依然使中央政府轉向衰敗。

再次,憲宗之后,皇帝猶如宦官手中的玩偶,唐王朝的落敗之勢已難換回。

元和十五年(820年)正月,憲宗暴死,有人認為是因長期服用丹藥染毒而死,但有則認為,是被宦官梁守謙、王守澄、陳弘志等所害死,李恒繼位,是為唐穆宗,穆宗是郭子儀的孫女之子。穆宗在位四年后而崩,敬宗李湛即位,宦官王守澄專權;兩年后,宦官劉克明弒了敬宗,矯詔迎立唐憲宗之子絳王李悟為帝;可是,僅于兩天后,宦官王守澄、仇士良又弒李悟,劉克明擁立敬宗之弟李昂為帝,是為唐文宗。這一時期,繼位的皇帝都成了宦官的傀儡,被立之后,或被殺,或被廢,憲宗之后,唐朝的皇帝猶如宦官手里的玩物一般,可憐可悲。

唐文宗雖是由太監擁立繼位的,但是,文宗對太監十分痛恨,因為其祖父唐憲宗、哥哥唐敬宗等都被宦官所弒殺,李昂一繼位,便決心根除宦政,起初他與翰林學土宋申錫等密議,計劃斬除宦官一黨,但秘密因宋申錫的大意而泄露,宋申錫遭到宦官們的群攻,唐文宗保護不了他,只好將他貶了官職,宋申錫失去官位之后便被宦官們害死了。

詳論李唐王朝由強盛轉向衰落的根本原因(下)

唐文宗劇照

在朝中大臣中,李訓、鄭注等也對宦官非常氣憤,他們多次建議唐文宗鏟除閹黨。大和九年(公元835年),27歲的唐文宗再忍受不了當宦官傀儡的處境了,他和李訓、鄭注密謀,謀劃了好了誅殺宦官的計劃,他們想在王守澄的葬禮上乘機將仇士良、魚弘志及掌控神策軍的宦官們誘入王守澄墓中統一誅殺。可惜,李訓貪功,提前行動,動手誅殺宦官,仇士良發覺之后,迅速命令神策軍與禁軍一起行動,清除了李訓、韓約的兵力,唐文宗再一次失去了誅殺宦官的機會,這便是“甘露之變”。事件之后,文宗哀嘆道:“周赧王、漢獻帝因受制于權臣而無能為力,我卻更不堪,竟然被家奴所控制!”文宗后來被宦官仇士良軟禁致死。

文宗死后,宦官仇士良、魚弘志廢了太子李成美為陳王,改立文宗之弟潁王李炎為皇太弟,之后,李炎即位,在仇士良、魚弘志的脅迫下,李炎賜死陳王李成美。自此,唐武宗李炎成了仇士良、魚弘志的傀儡。

在晚唐的大部分時間內,朝中政權主要是由宦官把持著,自憲宗之后,八位皇帝中,只有末帝唐哀帝李祝是被朱全忠所策立的,其余的七位皇帝皆是由宦官所擁立,而唯一遵循嫡長子繼承制上位的唐敬宗,也是被宦官劉克明等人所弒。其中,唐僖宗是最窩囊的帝王,他稱宦官為“阿父”,在位時,他依賴于年輕時的伙伴、管馬坊的太監田令孜,十二歲登基的李儇對處理朝政一無所知,遇事便詢問田令孜。而田令孜利用受寵之便,當上了左神策軍中尉,掌管朝中大事。唐敬宗斗鵝、遛馬,田令孜賣官斂財,培養黨羽。可憐的唐僖宗,玩得高興時,竟稱田令孜為“阿父”。唐僖宗在位15年,田令孜專權亂政,禍國殃民,脆弱的晚唐朝廷,經田令孜一折騰,已奄奄一息,后來,梁王朱溫殺掉朝中太監,結束了宦官專權的時代,但卻也把唐王朝送進了墳墓。

正如清代著名史學家趙翼在評價晚唐時所說的:“至唐則宦官之權反在人主之上,立君、弒君、廢君,有同兒戲,實古來未有之變也。”

第四,皇帝年少或懦弱,受到宦官、外戚或后宮的束縛或挾持,朝中大權被太監或佞臣所掌控,朝廷管理大混亂,這也是導致唐王朝衰敗的重要原因。

后宮干政、外戚專權和宦官擅政,這造成了朝政的大腐敗,而這與登基的年少皇帝成了惡性循環,皇帝年少或懦弱無能,對付不了攬權的宦官或外戚,而宦官或外戚又利用強權扶持懦弱的皇帝繼位,以便掌控朝中大權,致使朝局混亂,懦弱的年少皇帝荒廢了朝政,權臣貪贓枉法,唐王朝的衰落成了必然。

晚唐的皇帝大都年紀不大,唐僖宗即位時只有12歲,是唐朝即位時年齡最小的皇帝,他死的時候只有27歲。而在位時間最短的是唐降王李悟,宦官劉克明矯詔迎立絳王李悟為帝,但在兩天之后,李悟就被殺了,成了最在位僅兩天時間的皇帝。皇帝年少,或被廢,或被殺,或被挾持,或被引誘而沉溺于貪圖享樂,變得墮落頹廢。比如,唐穆宗李恒和唐敬宗李湛就是很典型的例子,他們父子兩人皆沉溺于紙醉金迷之中,受宦官掌控,讓朝中的奸臣當道,放任地方叛亂而束手無策,整日只圖享樂,不理政事。這一時期,唐朝已經徹底腐朽了,沒有救了。

在敬宗之后,文宗李昂雖有些雄心,他很想恢復李唐王朝的強勢,但已經力不從心了,他兩次籌劃誅殺宦官的計劃都夭折了,最后,他已無力回天,在囚禁中抑郁而死。

晚唐的皇帝中,真正有治政能力有政治經驗的皇帝非常少,因為在宦官把持朝政的朝局中,越有能力越有經驗的皇子,越是不容易被推上皇位,甚至有的皇子正是因政治素質強而被害了,因為擅政的宦官需要的是傀儡皇帝,而不是雄才大略的帝王。年少皇帝繼位之后,被宦官和權臣所控制,他們根本沒有機會獨理朝政,即便有一兩個想有所作為的,比如唐文宗等,也很難成功,最終或被殺,或被廢,或被囚禁,而能混過去的,只有沉溺于享樂而不理朝政。

有人說,在晚唐后幾任皇帝統治時期,宦官的地位和權力與皇帝不相上下,甚至還超過了皇帝,宦官成了唐王朝真正的掌權者,當時的朝廷嚴格講已經不是李唐王朝了,而是宦官主政的“朝廷”,唐王朝在憲宗之后,已經名存實亡。這樣的說法是有一定道理的。

第五,“安史之亂”后,科舉考試制度逐漸“變質”,堵住了寒門士子的進入官場之路,使絕望的士子們走向了反抗朝廷之路,加速了唐王朝的衰亡。

在唐太宗時期,廣納人才,王朝興盛,杰出人才在貞觀時期的政治舞臺上大顯身手,那時,選拔人才的途徑是非常暢通的,朝廷匯聚了天下的大多數優秀人才。

到了武則天時期,朝廷通過各種途徑扶植庶族地主官僚,從庶族地主中搜羅人才,比如,由朝廷派遣存撫使到全國各地搜羅人才,送到京城,由皇帝親自主持考試,即舉行“制舉”“策問”,據《大唐新語·卷八》記載:“則天初革命,大搜遺逸四方之士,應制者向萬人,則天御洛城南門,親自臨試。”策試中成績優異者,不拘資格,破格錄用,任以要職。再如,朝廷下令“內外文武九品以上及百姓咸令自舉”,準許官吏、百姓自薦,避免薦舉時有所遺漏。又如,朝廷推進以鄉貢(貢舉)為主的科舉制度,增加科目,增加錄取人數,平均每年其錄取人數比貞觀年間增加一倍以上;最后,當時朝廷首創了殿試制度,例如在天授元年(690年)二月,“太后策貢士于洛城殿,貢士殿試自此始”,在長安二年(702年),還“初設武舉”,從武生中選拔官員。

可是,這些非常有效的人才政策到了“安史之亂”后,逐步“變質”了,寒門子弟再也沒有機會通過策試或科舉考試的途徑進入官場,朝中權臣搶控了人才的選拔途徑,或培植親信,或用以賣官斂財;而藩鎮豪強買通朝中權臣,把親信部屬送入中央機構;王公貴族也著力掌控人事權,培植自己的勢力。如此一來,中下層家庭的士子,幾乎沒有機會進入官場。寒門士子通過科舉進入官場的途徑被堵死了。

比如,當時科舉的風氣被徹底敗壞了,考試中上榜的名單幾乎都是官僚子弟,甚至發生了主考官公然把錄取名額分給自家親戚的事,而對此,朝中高官竟然沒有有人反對,視為常態了。

社會底層的人才向上流通的渠道被徹底堵死了。如此一來,不少人才便因為當官無望而走到了朝廷的對立面。比如,黃巢原本也是士子,因連續多次參加科舉考試均是落榜,對科舉制度徹底失望,于是,他放下了書本,拿起了刀槍,掀起了讓唐王朝大傷元氣的“黃巢起義”。黃巢起義對唐王朝的經濟命脈的打擊是巨大的,唐王朝從那以后便一蹶不振。“黃巢起義”既是加速唐王朝滅亡的重要力量,也是唐王朝腐朽敗落的一種反應。

當一個王朝杜絕了人才進入管理系統,將杰出人才推到了朝廷的對立面,那么,這個王朝也就離衰敗滅亡不遠了。

比如,在唐穆宗時代,曾發生了一起科場大案,據說,有人向皇帝檢舉揭發,一場科舉考試中第的三十三名進士中,有十四個是靠關系上榜的,超過三分之一是通過歪門邪道上榜的。穆宗令被檢舉的十四名進士重新考試,結果,只有三個人勉強過關,另外一個人是被特賜為合格,玉璽十位全都被刷了下來。更糟糕的是,因為這一事件,主張科舉要公正的官員們被貶到地方做官,從此,科舉便名存實亡了。這還能選拔優秀人才進入朝廷為官嗎?

士子黃巢成了反抗朝廷的起義軍領袖,這是晚唐的腐敗朝廷造成的,回顧貞觀時期,因為有優秀的人才政策,士子就不會變成反抗唐王朝的起義者。

唐朝 / 衰落

如涉及版權,請著作權人與本網站聯系,刪除或支付費用事宜。

0000
吉祥棋牌下载